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多少偷情多少愛

多少偷情多少愛

胜山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,告退时不知是午夜十二点了!他走他停车的地方,用锁开了车门。突然背后有个女人的声音问道︰“先生,可以送我回家吗?”

胜山转过去看,这是一个青春少妇,相貌很艳丽,经过太浓的修整,长长的假睫毛,眼线画的很长很长,粉红的唇脂把小嘴改得很大,这一切却增加了她的妖媚的吸引力。她的身段是超级绝美的!胸前的双奶高耸,是巨大的尺寸。因为她的体态丰满,故此虽有一双美乳,也不觉得不均称,而且更有一个圆形的盛肾,与胸前现出的部份成对比,使人有一种和的平均感觉。她著的是新款的旗袍,很短。两条雪白性感的大腿,在旗袍角下叉露出来。她的脚下穿的是像托鞋的高根鞋,露出带着粉脂嫩滑的脚跟,诱人遐思。她举起左手,抚弄著那头长长的荡妇型的秀发。她等待着胜山的答复。胜山的视线,在她的身上各部凝视完毕之后,便落在她那雪白的腋下。只见一大堆黑黑的毛,他马上联想到她的神密部位去了。他的经验所得,腋下的地方的浓密或疏落,与阴户的阴毛情况成正比的。那少妇见他只是欣赏地看着她,便卜地一笑!她说︰“我知道,你不会反对!”

“是的!”

胜山笑笑说︰“助人为快乐之本,我在学校的时候,对这一句话有深刻的印象,而且永远遵从著去做!”

少妇笑起来,坐进车里去了,她自道姓名叫富美。他把车身开动,问她的家住什么地方,她告诉了他!这是一座十七层的大厦,她住第十楼,汽车在大厦门前附近停了下来,她说︰“刚才,你说过助人为快乐之本,你是很乐于助人的了!”

“是的!”

胜山点头微笑说︰“尤其是帮助美丽的小姐!”

“我是属于不美丽的小姐吗!”

富美问。“你当然是属于美丽的,而且是绝顶的美丽。”

胜山说︰“因此,只要你吩咐,我决不推辞!”

“好吧!你同我到楼上去。”

于是,他便同她到达了十楼,女佣喜姐开门,他二人走进她的卧房。她的住家并不大,只不过是一厅一房,另外是浴室等,但布置得很清雅,原来她是一个人的独居的,楼内再无别人,只有一个佣人喜姐。胜山问她要怎么帮忙,富美拖着他坐在长沙发上,仍旧握着他的手,笑笑的对他说︰“有一件事,我们二人单独去做,都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,只有你帮我,而我又帮你,那才能享受快乐。”

她又说︰“你说过愿意帮助我,你不会反对吧!”

胜山说︰“我不是说过不算数的人!”

他问她︰“你究竟要我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”

她娇媚一笑,低声神秘说︰“做爱!”

这胜山当然不反对,她倒进他的怀中,他吻她,爱抚她,五分钟,两人已在房间的床上了。而他们所有的衣服,都统统在沙发上和地板上。胜山也早已欲火难禁,那条大阳具脱颖而出,青筋暴跳,好像一根紫色的大茄子一样!富美一见此物,立即喜笑颜开,伸出玉手握住玩弄,并将肥臀向上擡高,两条粉腿左右分开,急急将那手中的大阳具,插进自己的阴户去。胜山用力一挺,淫水四溢,波浪满天!“哎呀!痛死我了!胜山轻一点!”

富美又一声娇呼。“那你开口裂嘴的怪叫干什么,你受不了啦!”

胜山说著,挺起身子,把她的大臀挺高,顺势把她的玉腿也跪在自己的肩头上去了!胜山猛烈向前冲击,女的挺起大臀往上迎凑,细腰摇摆,媚眼含笑,同时她用上内功,阴户一紧一松的吸吮他的阳具,乐得胜山不住的叫着︰“富美你这套内功真好,再多来几次呀!”

说著,一阵狂抽,全力以赴,犹如狂风暴雨一般。富美性激发,雪白的大臀像一盘磨似的旋转不停,银牙咬紧,秀发散乱,嘴里不住“哎唷哎唷”

的叫了起来︰“胜山,用劲,现在是要你努力的时候了!哎呀!心爱……你真好,我痛快死了!”

虽然是春冷季节,但因胜山运动过急,顷刻,汗流夹背,气喘喘,渐渐的不支了!“富美,我实在没有……劲了,让我在下面休息一下吧!富美,你应该进攻我了。”

胜山提出要求。只见富美眉头一皱,显出自己还没有满足的样子,遂紧紧抱住胜山的腰!同时用双腿勾住他的腿,细腰一扭,大臀一动,即将胜山滚在自己的身下,这种姿式名叫倒扭鸳鸯,又名倒插蜡烛,女人在上可以自由操纵,深浅由之。一个女人,尤其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,她在另一方面的要求,是迫切的,是饥渴的!因为她的那个丈夫无能来满足她性饥渴的要求,于是她痛苦、她寂寞,不得不在外面找点野食来填饱自己。饥渴淫荡的富美,像一头饥饿的凶狼,玉体骑在胜山的身上,猛起猛落,淫水“卜滋卜滋”

地响着!床上滴湿一片!同时,她满身香汗也像珍珠似地流了下来!“胜山!快快,快把嘴巴张开,我的精水快要流出来了,你抽我就出来了!”

她俯下身子,将阴户用力抵在胜山的嘴唇,鼻子里哼哼著!胜山把嘴张开,吸着她的淫水,同时伸手揉摸她那高耸的大奶子!二人吸了一口长气,相互紧紧的抱在一起!许久,许久……“富美,过了瘾么?”

“我痛快死了!”

“现在抱你进房吧!”

“好!”

她像喝醉酒似的朦胧著媚眼,又说︰“胜山,你把沙发上的淫水擦干净啊!”

胜山用短裤擦毕,抱起富美走进卧房。这是一间特别精致的卧室,四壁刷淡红色,配衬著咖啡色的家俱、化台、穿衣镜、沙发、茶盘、衣服……在暗淡颜色的灯光下,犹如仙宫一样。胜山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。“胜山!”

富美顺手在床上抓过一条毛巾,放在胜山的手中,张著媚眼说︰“替我擦干身上的香汗!”

这富美的差使,是男人最乐意做的!胜山轻轻地替她擦起来,粉背、玉臀、大奶、玉腿及那一只美丽的脚,从上到下,他小心地擦著、按摩著。她一边享受着他的侍侯,一边跟他谈起话来︰“胜山,你还饿吗?”

“在你身边,我永远吃不饱的!”

胜山笑着说。“别吹牛了,看你刚才那种打败战的样子,“……富美,我……实在没……有劲了……”

富美学着他的口吻。“!别挖苦我了,现在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!”

胜山说著,拉起她的两条粉腿,挺起小弟刺了进去。只听富美“哎呀”

一声娇呼!富美这一声呼不太要紧,却惊动了邻房女佣喜姐。她今晚心神不宁,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早就听到二人的浪声谈笑,此时又听到一惊叫,使她不禁起了好奇心,想偷看他们做什么?于她披衣下床,用极轻微的脚步站在窗前。窗里挂著一层墨绿色的布帘,露出一道空隙缝。女佣闭着一只眼睛偷偷地看起来!女佣只见室内灯光闪著淡色的光亮,两个赤条条的男女在床上表演着精彩的节目,少奶奶富美的雪白大肥臀下高垫著两只绣花枕头,两条粉腿盘住在胜山的铁臂下,细腰左右摆动,嘴里不住阵阵浪叫︰“哎呀!哎呀!痛呀!”

她的额眉紧皱,小嘴巴斜斜著,装模作样著,其实,她恨不得把他的阳具整个生吃下去。胜山的两只凶狠的眼光,热烈地望着那洁白美丽的身体,他的手抚摸她身上的曲线。他的阳具猛力的冲击著,这一次他进入她的阴户,是十分滑润的、温暖的。“哎呀……”

她哼哼的声音由快而急,眼晴紧紧地合上了。整个的她在颤抖,像生命的水在波动着,最后,她像死去似的一动也不动,完全在静默著,也完全失去了意识。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,胜山和她一样地深陷在无底深寂中,在这个美丽的时间内,他们是不会出声的。当她的意识转醒时,她的娇躯紧紧地依靠在他的胸前,娇声说︰“胜山,我太满意了!”

“富美!我也满意。”

他温柔的吻抱她。“胜山你爱我吗?”

两人打情骂俏地又在床上翻来覆去起来。胜山把她压在下面,伸手抓她的腋下,触到痒处,她的两腿上下弹动,忍不住出声格格浪笑。在窗外偷看室内春光的女佣,早已忍不住心头荡摇,浑身都骚痒,双脚瘫痪难行,心房急促地跳动,阴户里涌出来阵阵春潮,裤里滴湿一片。从这天起胜山每夜来同富美幽会,都是从后门上楼。富美对于胜山,并不属于情,而是属于欲,她需要强烈的肉体快感。胜山尽力的来满足她,一则富美是半老徐娘,但风韵犹存,尤其她床上功夫正是最好的对手。

胜山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,告退时不知是午夜十二点了!他走他停车的地方,用锁开了车门。突然背后有个女人的声音问道︰“先生,可以送我回家吗?”

胜山转过去看,这是一个青春少妇,相貌很艳丽,经过太浓的修整,长长的假睫毛,眼线画的很长很长,粉红的唇脂把小嘴改得很大,这一切却增加了她的妖媚的吸引力。她的身段是超级绝美的!胸前的双奶高耸,是巨大的尺寸。因为她的体态丰满,故此虽有一双美乳,也不觉得不均称,而且更有一个圆形的盛肾,与胸前现出的部份成对比,使人有一种和的平均感觉。她著的是新款的旗袍,很短。两条雪白性感的大腿,在旗袍角下叉露出来。她的脚下穿的是像托鞋的高根鞋,露出带着粉脂嫩滑的脚跟,诱人遐思。她举起左手,抚弄著那头长长的荡妇型的秀发。她等待着胜山的答复。胜山的视线,在她的身上各部凝视完毕之后,便落在她那雪白的腋下。只见一大堆黑黑的毛,他马上联想到她的神密部位去了。他的经验所得,腋下的地方的浓密或疏落,与阴户的阴毛情况成正比的。那少妇见他只是欣赏地看着她,便卜地一笑!她说︰“我知道,你不会反对!”

“是的!”

胜山笑笑说︰“助人为快乐之本,我在学校的时候,对这一句话有深刻的印象,而且永远遵从著去做!”

少妇笑起来,坐进车里去了,她自道姓名叫富美。他把车身开动,问她的家住什么地方,她告诉了他!这是一座十七层的大厦,她住第十楼,汽车在大厦门前附近停了下来,她说︰“刚才,你说过助人为快乐之本,你是很乐于助人的了!”

“是的!”

胜山点头微笑说︰“尤其是帮助美丽的小姐!”

“我是属于不美丽的小姐吗!”

富美问。“你当然是属于美丽的,而且是绝顶的美丽。”

胜山说︰“因此,只要你吩咐,我决不推辞!”

“好吧!你同我到楼上去。”

于是,他便同她到达了十楼,女佣喜姐开门,他二人走进她的卧房。她的住家并不大,只不过是一厅一房,另外是浴室等,但布置得很清雅,原来她是一个人的独居的,楼内再无别人,只有一个佣人喜姐。胜山问她要怎么帮忙,富美拖着他坐在长沙发上,仍旧握着他的手,笑笑的对他说︰“有一件事,我们二人单独去做,都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,只有你帮我,而我又帮你,那才能享受快乐。”

她又说︰“你说过愿意帮助我,你不会反对吧!”

胜山说︰“我不是说过不算数的人!”

他问她︰“你究竟要我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”

她娇媚一笑,低声神秘说︰“做爱!”

这胜山当然不反对,她倒进他的怀中,他吻她,爱抚她,五分钟,两人已在房间的床上了。而他们所有的衣服,都统统在沙发上和地板上。胜山也早已欲火难禁,那条大阳具脱颖而出,青筋暴跳,好像一根紫色的大茄子一样!富美一见此物,立即喜笑颜开,伸出玉手握住玩弄,并将肥臀向上擡高,两条粉腿左右分开,急急将那手中的大阳具,插进自己的阴户去。胜山用力一挺,淫水四溢,波浪满天!“哎呀!痛死我了!胜山轻一点!”

富美又一声娇呼。“那你开口裂嘴的怪叫干什么,你受不了啦!”

胜山说著,挺起身子,把她的大臀挺高,顺势把她的玉腿也跪在自己的肩头上去了!胜山猛烈向前冲击,女的挺起大臀往上迎凑,细腰摇摆,媚眼含笑,同时她用上内功,阴户一紧一松的吸吮他的阳具,乐得胜山不住的叫着︰“富美你这套内功真好,再多来几次呀!”

说著,一阵狂抽,全力以赴,犹如狂风暴雨一般。富美性激发,雪白的大臀像一盘磨似的旋转不停,银牙咬紧,秀发散乱,嘴里不住“哎唷哎唷”

的叫了起来︰“胜山,用劲,现在是要你努力的时候了!哎呀!心爱……你真好,我痛快死了!”

虽然是春冷季节,但因胜山运动过急,顷刻,汗流夹背,气喘喘,渐渐的不支了!“富美,我实在没有……劲了,让我在下面休息一下吧!富美,你应该进攻我了。”

胜山提出要求。只见富美眉头一皱,显出自己还没有满足的样子,遂紧紧抱住胜山的腰!同时用双腿勾住他的腿,细腰一扭,大臀一动,即将胜山滚在自己的身下,这种姿式名叫倒扭鸳鸯,又名倒插蜡烛,女人在上可以自由操纵,深浅由之。一个女人,尤其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,她在另一方面的要求,是迫切的,是饥渴的!因为她的那个丈夫无能来满足她性饥渴的要求,于是她痛苦、她寂寞,不得不在外面找点野食来填饱自己。饥渴淫荡的富美,像一头饥饿的凶狼,玉体骑在胜山的身上,猛起猛落,淫水“卜滋卜滋”

地响着!床上滴湿一片!同时,她满身香汗也像珍珠似地流了下来!“胜山!快快,快把嘴巴张开,我的精水快要流出来了,你抽我就出来了!”

她俯下身子,将阴户用力抵在胜山的嘴唇,鼻子里哼哼著!胜山把嘴张开,吸着她的淫水,同时伸手揉摸她那高耸的大奶子!二人吸了一口长气,相互紧紧的抱在一起!许久,许久……“富美,过了瘾么?”

“我痛快死了!”

“现在抱你进房吧!”

“好!”

她像喝醉酒似的朦胧著媚眼,又说︰“胜山,你把沙发上的淫水擦干净啊!”

胜山用短裤擦毕,抱起富美走进卧房。这是一间特别精致的卧室,四壁刷淡红色,配衬著咖啡色的家俱、化台、穿衣镜、沙发、茶盘、衣服……在暗淡颜色的灯光下,犹如仙宫一样。胜山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。“胜山!”

富美顺手在床上抓过一条毛巾,放在胜山的手中,张著媚眼说︰“替我擦干身上的香汗!”

这富美的差使,是男人最乐意做的!胜山轻轻地替她擦起来,粉背、玉臀、大奶、玉腿及那一只美丽的脚,从上到下,他小心地擦著、按摩著。她一边享受着他的侍侯,一边跟他谈起话来︰“胜山,你还饿吗?”

“在你身边,我永远吃不饱的!”

胜山笑着说。“别吹牛了,看你刚才那种打败战的样子,“……富美,我……实在没……有劲了……”

富美学着他的口吻。“!别挖苦我了,现在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!”

胜山说著,拉起她的两条粉腿,挺起小弟刺了进去。只听富美“哎呀”

一声娇呼!富美这一声呼不太要紧,却惊动了邻房女佣喜姐。她今晚心神不宁,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早就听到二人的浪声谈笑,此时又听到一惊叫,使她不禁起了好奇心,想偷看他们做什么?于她披衣下床,用极轻微的脚步站在窗前。窗里挂著一层墨绿色的布帘,露出一道空隙缝。女佣闭着一只眼睛偷偷地看起来!女佣只见室内灯光闪著淡色的光亮,两个赤条条的男女在床上表演着精彩的节目,少奶奶富美的雪白大肥臀下高垫著两只绣花枕头,两条粉腿盘住在胜山的铁臂下,细腰左右摆动,嘴里不住阵阵浪叫︰“哎呀!哎呀!痛呀!”

她的额眉紧皱,小嘴巴斜斜著,装模作样著,其实,她恨不得把他的阳具整个生吃下去。胜山的两只凶狠的眼光,热烈地望着那洁白美丽的身体,他的手抚摸她身上的曲线。他的阳具猛力的冲击著,这一次他进入她的阴户,是十分滑润的、温暖的。“哎呀……”

她哼哼的声音由快而急,眼晴紧紧地合上了。整个的她在颤抖,像生命的水在波动着,最后,她像死去似的一动也不动,完全在静默著,也完全失去了意识。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,胜山和她一样地深陷在无底深寂中,在这个美丽的时间内,他们是不会出声的。当她的意识转醒时,她的娇躯紧紧地依靠在他的胸前,娇声说︰“胜山,我太满意了!”

“富美!我也满意。”

他温柔的吻抱她。“胜山你爱我吗?”

两人打情骂俏地又在床上翻来覆去起来。胜山把她压在下面,伸手抓她的腋下,触到痒处,她的两腿上下弹动,忍不住出声格格浪笑。在窗外偷看室内春光的女佣,早已忍不住心头荡摇,浑身都骚痒,双脚瘫痪难行,心房急促地跳动,阴户里涌出来阵阵春潮,裤里滴湿一片。从这天起胜山每夜来同富美幽会,都是从后门上楼。富美对于胜山,并不属于情,而是属于欲,她需要强烈的肉体快感。胜山尽力的来满足她,一则富美是半老徐娘,但风韵犹存,尤其她床上功夫正是最好的对手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